http://instagram.com/p/qpG-dHLcO9/
by withstylegrace
http://instagram.com/p/ql45iAjyyO/
by scurupchik
http://instagram.com/p/quXjlQLBmA/
by kitsunetsukiki
http://instagram.com/p/NFd-TyKUgd/
by mycookingdiary
http://instagram.com/p/WSFVc6KUoc/
by mycookingdiary
http://instagram.com/p/aWqBDqKUt0/
by mycookingdiary
http://instagram.com/p/c6_stLKUoN/
by mycookingdiary

他(20140529)

当「喜欢」从她唇间吐出,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。这是第一次,他想要的居然真的得到了。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不住颤抖,掐了一下大腿以说服自己这是真的。她是多么美好的存在啊,而她现在真的是我的了……我。的。了。

当他与她在一起,他感到抑制不住的欢喜。这种幸福感是如此强烈,他甚至希望她生病了,喝醉了,残疾了——一切能让他一个人好好照顾她的机会。没人会去理会一个残破的躯体,只有这个时候的她才是完全属于他的。

Read More

Jiying(20140511)

中午和 Jiying 吃饭。

- 我从六岁开始学画画。听我爸讲,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,自己一个人对着电视里的金刚葫芦娃在墙上画了一个一样的。我爸看到死活不相信是我对着画的,后来终于相信了,当时就在心里想:这孩子能画。

- 学画画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讨厌它。经常一个人坐在椅子上,对着画板就是好几个小时。它到现在都是唯一能让我静下来的事。可是现在都很少画了。

Read More

这个世界已如此冷漠,我们可否有爱一点(20140107)

我一直说自己不会说「回国后好不习惯」一类的话。这里是生我养我廿一年的地方,我没什么资格和能力对永远付不起的房价怒火冲天,或在地铁中被挤得不能呼吸时怨声载道,或在面对自己选择的空气质量满腹牢骚。

我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友爱一点,that’s all。

街上的每个人,都似乎自带一副盔甲,隔绝了盔甲之外的任何人。盔甲裹得特别严实面面俱到,就像冬天羽绒服上让人笨拙的帽子:戴上头,视线范围便被限定了前方,低头也只见自己。

Read More